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新妻被凌辱记

新妻被凌辱记

时间:2018-06-13 高村有沙一个人吃完午餐后,坐在沙发上看杂誌,打扫、洗衣服,準备晚餐,所有的工作全做好了,已经没有工作可做了。
结婚已经二个月了,每天都沈醉在幸福之中,在丈夫大丰电机械厂工作,是会长的孙子,董事长的儿子。
结婚之后,离开住在调布的老家,买了一栋代宫山的大厦,小俩囗单独过活,对有沙而言,真是钓到了金龟婿。
有沙本来和丈夫在同一家公司上班,是公司公认的大美人,也是单身男性所憧憬的对象,在接受经理真司的邀约之后,大概交往半年之后,两人就订婚了。
对有沙可言,这真是梦寐以求的事,真司非常温柔,所以有沙可以说是一位幸福的女人。
玄关传来门铃声,有有沙的挂号信,但上面没有写寄信人的姓名。
「谁 ?」有沙打开邮筒一看,里面有泳装及信封,是一件豹纹的比基尼泳装。
「哇啊‧‧‧真是大胆的泳装。」
只有在外国的沙滩才会看到的款式。
打开信封,里面有有沙笑着的照片,她的脸一下胀得通红。
里面放了几张彩色照片,是一位全裸的女性被绳索绑着,而露出淫蕩的下体的照片,下体里还夹着一根电动棒的照片。
「啊‧‧‧‧」有沙突然觉得晕眩,全裸的女人不是别人,就是她本人,那陶醉在被虐的愉悦的神情,全被拍了下来。
里面还附了一封信。
「如果还想看其他照片的话,请穿上随信附送的泳装,到游泳池来。」
上面有写着时间与旅馆的名称.「是隆志‧‧‧」有沙握着信的手不停地抖着。
是学生时代所交往的男朋友,他们曾经在一起过二年,在她上班以后,就未曾再碰过面。
佐原隆志在大学时的成绩并不理想。
所以无法找到合意的工作,也许对进入大丰公司的有沙,感到自卑吧,所以未在见面,而隆志是有沙的第二任男朋友。
是他教她如此获得肉体上的快感,以及把她训练成性奴隶。
丈夫真司是一位淡泊的男性,对工作特别狂热,新婚至今,大概一星期才和有沙作爱二次。
对于曾经和隆志有过浓厚性趣及被虐经验的有沙而言,和丈夫的肉体生活,自然无法令她满足,有时会想起与隆志做爱的情景,会忍不住用手指去玩弄自己的下体。
但是与隆志之间的一切已经结束了,现在她是高村真司的妻子,而且过着幸福的生活,她不想破坏眼前幸福的生活。
「隆志‧‧到底是何居心呢?」看着照片,也许他想和有沙恢复以往的男女关係吧,有可能是如此,但不相信他是会抓住女人的弱点加以威胁的男人。
有沙把比基尼拿出来。
那布真是少得可怜,有沙只要想像自己穿比基尼的样子,下腹部就有股躁热感。
有沙是暴露狂,只要被男人看见她的胴体,她就能获得难以言喻的快感。
因此和隆志交往期间,她最喜欢穿迷你裙。
一到夏天,她一定穿比基尼在沙滩上漫步,而且平常也爱穿能强调她的身材的衣服。
在上班以后,才改穿高级服饰,因为和真司交往的缘故,对衣服也愈来愈有品味。
对于压住慾火的,又无法获得满足的有沙而言,是一件相当难过的事。
「只要一次就好‧‧‧」有沙自言自语道,她决定穿上比基尼去和旧日情人约会。
在指定的那一天,有沙来到品川的旅馆。
平常的午后二点,游决池边人影稀疏。
来到池畔的有沙的身体,很快地就吸引住在池畔享受日光浴的客人的眼光,她身上豹纹的比基尼,实在太抢眼。
加上那波霸以及丰满性感的臀部,尤其是腿部的线条,更是上帝的杰作。
客人们之所将视线集中在她身上,除了有沙的体态以外,远有就是惹火的比基尼,胸罩是半罩杯,所以只盖住乳房上的乳头,其余的乳房与乳沟都一览无遗。
遇有下体部份,开叉开得很高,差一点就有露出耻毛危险,而臀部只有一小块布,所以整个臀部的肌肤全裸露在外。
接近全裸比全裸更具煽情的魅力。
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她故意慢步在池边,好享受男士们所投过来热烈的眼光。
她试着寻找佐原隆志,但他还没有来,在走路时,屁股左右摆动,对男士们更是一大挑逗。
啊‧‧‧大家都在看我的胴体,怎么办?我的姿色如何?胸部很大吧?是不是想拥抱我?有沙在池畔绕了一圈,成熟的胴体才躺了下来。
这时,有个男人靠近她,个儿相当高.穿着一件黑色裤。
「岛谷有沙小姐。」
男人叫有沙出娘家的姓。
「是的。」
有沙看着那个男人的脸,是一个相当不好惹的男人,眼光很锐利。
「我叫玉城,收到照片了吧?」 「玉城?」是寄信人的名字。
「很棒的姿势,我看了都眼花了乱。」
玉城坐在有沙旁边的凉椅上,头髮短短的,有一身古铜色的肌肤。
「真丢脸‧‧‧」玉城毫不忌讳地盯着她的胸部,倒是令她脸红。
「妳比照片上更美丽,高村每晚拥抱如此佳人,真是令人羡慕。」
说完,玉城笑得很暧昧,是一种没有格调的笑容.「请你别胡言乱语的。」
有沙瞪看玉城。
「妳生气的样子依然迷人。」
玉城从他比基尼裤子取出二张照片交给有沙。
有沙看完马上撕破,这是一张有沙四肢着地,屁股高高翘起的照片,另外张拍的则是她的肛门,这是大学时,隆志所拍的照片。
「像太太妳这种大美人,和拍照片的人一定有过一手吧?」有沙闭上双眼,难道要被这位陌生男子侵犯吗?「这些照片,我是从佐原隆志那儿连底片一起买过来的。」
「你是佐原隆志的朋友?」「也可以说是朋友;我是专门从事替人收帐工作。」
原来这个男人是放高利贷的。
有沙知道这个男人是个可怕的人物。
「佐原借了一些钱,被押到我们公司,这些照片也一併被带到。」
没想到隆志会陷入金钱的困境,虽然他在学生时代时,是一位老实人。
「佐原先生,知道妳结婚之后,沉醉于酒精之中,真是相当可怜。」
「原来如此‧‧‧‧」有沙心囗隐隐作痛。
因为不是吵架分手的,所以到今天,她依然喜欢他,而且是他教会她享受肉缸体愉悦的。
「妳和大公司的经理结婚,太太,妳看这些照片要如何处理呢?」玉城故意地慢慢逼迫她。
「怎样处理呢?」「妳觉得给妳丈夫看到以后,会如何呢?」玉城的眼睛闪闪发亮着。
「不行,请不要对我丈夫说,而且这些照片也是很早以前的。」
有沙抓住玉城的手。
「妳丈夫有没有这种兴趣呢?」「没有‧‧‧‧」「那么太太,妳不是得不到满足嘛,我和佐原可有相同的嗜好,对于欺侮太太这种大美人,更甚于三餐美味,太太妳知道吗。」
有沙默默地点头,玉城他的目标是我的身体,何况我是一个性奴隶。
「我订了房间,我们去休息一下吧?」「请你让我考虑一下。」
这个突发状况,令有沙头痛。
「我一看到太太这副魔鬼身材,早就兴奋虽奈了。」
玉城将手放在有沙的大腿上,并慢慢地向大腿内侧抚摸过去。
「请你住手,会被人看见的。」
「那我们到房间去吧,太太…」他将热气吹向她的耳边。
「不行啦…」有沙的身体想反抗,但是好久没有暴露的快感,似乎更剌激。
「太太我会让妳十分爽快的。」
玉城的手已伸下她的下体。
「不行!」他抚摸着比基尼下面的耻丘,虽然有沙一直推开他的手,但是她的手反而被他抓住,并被拉到他的股间。
那比基尼上的膨胀物令有沙晕眩。
「走..我们到房间去。」
玉城强拉着她的手,有沙站了起来,走了几步,玉城乾脆伸手揽住她的腰。
「不行…我是有丈夫的女人…」「妳是否打算把妳的裸照拿给他欣赏呢?」玉城悄悄地说。
「啊…我该怎么办?」当她发觉时,他们已经来到男女分开的更衣室前了。
「太太我在这里等妳。」
玉城说完,就进入男更衣室。
有沙也只好进入女更衣室,打开自己的抽屉,脱下比基尼,裸体地站在镜子前面,乳头向上,淡淡的粉红色,散发出迷人香味,有沙用手指去触摸一下。
「啊…」像甜美的电流通过,直达身体的深处。
啊..我不可以背叛我的丈夫,不行…可是..那些照片又不能被人看见…难道我又要作性奴隶了吗?看着自己的胴体,有沙的眼光渐渐湿润,身体的花蕊,期待被人虐待,玉城那魁伟的身材,浮现眼前。
「不行…不行…」有沙想挥掉那慾火,于是赶紧伸手去拿内裤,并弯下腰把内裤拉起来。
当内裤拉到大腿时,更衣室的门打开了。
「啊…」「太太…你连内裤都还没穿好。」
穿着休闲服的玉城,大大方方地进入女更室。
「出去﹗」被看到裸体的有沙,有点慌张,赶紧用手盖住胸部与下体,根本没有时间去把内裤拉上来。
「哇啊..真是秀色可餐。」
美貌又年青的裸体在玉城口中,就成为猥缩的身体似的,他逼近着后退的有沙。
「不要过来…」玉城闪闪发亮的眼神,好像要把有沙吃下去一样,他抓住盖在乳房上的右手「啊..不要…」那丰满有弹性的乳房整个露了出来,玉城从下方开始抓那丰满的乳房,手指彷彿要把那柔软的乳房吃掉一样,新娘子的乳房被搓揉。
「啊..讨厌…」两个乳房被他不停地揉着,有沙不停地吐着热气,乳头更是益发坚挺。
「漂亮的乳房..太太…..」玉城在有沙的耳边舐着说。
「啊..那里…不要…」那刺激的感觉,令有沙成熟的身体扭动着。
玉城的手伸向有沙的下腹,压着覆盖在草丛上的左手,令草丛有股被碰触的快乐。
「啊..不行..不行..」有沙的抵抗只是形式上,在更衣室中的爱抚,对她而言倍觉刺激。
玉城的手指侵入裂缝的深处。
「啊..」肉壁在震动。
「全湿了..太太….」 「不可能…。」
有沙自然知道爱液早已氾滥,但有沙仍红着脸反驳着。
「你的XXX比较老实,太太,任何贞洁的太太,被抚摸都会流下蜜汁来的。」
玉城说着,仍用手去抚慰那媚肉.「啊…不要…」下半身的快感如波浪般涌了上来,因为阴蒂被抓住。
「啊…」强力的电流通过全身,有沙抓住玉城的的肩膀,手指紧紧抓住那休闲服。
「太太,为了穿比基尼剃掉了耻毛吧?」「是的。」
倒三角型的耻毛,生气盎然,漆黑的毛非常豔丽。
玉城将那蜜液涂在杂草上。
「太太用妳性感的嘴唇舐我的阴茎。」
玉城抓住有沙的手去抓自己坚挺的阴茎。
「握住..太太…。」
「啊…」纤细的手指握住黑色的肉块。
「好硬!?」有沙不自仁觉用力握着,好大而且好热。
如果被这坚硬的物体刺入的话。
有沙的媚肉更加湿漉漉了。
玉城压住有沙的头,让她跪着,下巴抬高。
「不要在这里…。」
「不行..现在就要舐…。」
玉城踢向有沙的右脚。
「啊…。」
有沙只好跪着,脸止好碰见玉城的腰部,眼前不是丈夫的肉块。
「不要…」有沙有意避开,所以闭上眼,但闻得到男人浓烈地气息。
「你丈夫是不是每晚都陪妳呢?」玉城用肉棒前端顶向有沙的美貌,并在她的脸上摩擦着。
「饶了我吧…。」
声音像蚊子在叫。
虽然哀求道,头髮依然被抓着,整个脸往上仰,嘴唇碰到龟头了。
「嗯..鸣…。」
龟头强有的摩撚着有沙的嘴唇,坚硬的肉块强姦着新娘的朱唇,有沙没办法,只好吸吮着自己不喜欢的男人的肉块。
玉城弯下腰,命令她舐龟头。
「啊..。」
有沙在威胁下,慢慢地舐着整根阴茎,那坚硬的东西激起她性奴的血开始沸腾。
「舔睪丸袋…太太..」 「是..」有沙听从命令,舐着被刚毛盖住的睪丸袋。
手则紧紧握住肉块,舌头则温和地舔着,于是玉城的肉变得更粗更硬。
「啊..真雄状..。」
「与妳先生的比起来如何..。」
「我不知道。」
有沙垂下睫毛,再次含住那贲张的硬物。
「呜..嗯..。」
恼人的呓语,美貌则前后动着。
「啊..。」
﹂有一位三十岁的女性正好开门,看得呆住了。
「你们在干什么..」 「看了不就知道了吗,正在囗交。」
玉城暧昧地笑着,更用力地去压有沙的头。
「这里是女更衣室。」
「妳不用管我们,换妳的衣服吧。」
「我去叫人来。」
女的气呼呼地说道,呼地一声关上门走了。
有沙舐着硬物,身体早已动弹不得了,被不知名的女性,看到这难堪的一幕,而且她还去叫人来,看来应该早点离开这里才对。
「喂..用力舐..如果我没有射精,是不会放过你..太太..。」
玉城依然压着有沙的头,自己的腰部开始动了起来,沾满唾液的肉块,更激烈地进入朱唇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