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二十卷:第五章 至善至憾

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二十卷:第五章 至善至憾

时间:2018-06-10 阿巫曾经说过,武间异魔被黑巫天女给改造身体,练就了今日的钢铁魔躯,只要信心不破,他就会百死还生,遇强越强;上次加籐鹰以斩龙刃出击,把这绝世兇徒斩成重伤,却被黑泽一夫阻止,杀之不死,那时我就知道他必会重生回来,而且变得更加棘手。
  这个推测,非常不幸地命中,虽然不知道武间异魔得到了多少进步,但突然冒出在我们后方的他,动作奇快无声,整具魔躯看来比之前更壮硕,双肩与额上都生出利角,看上去像是一头灭世凶兽,又像是一把来自末日的钢铁凶器,狂潮怒涛般射来,粗壮的手臂挥扬大刀,无声也无风,只有斩马大刀的寒光逼人。
  当那寒光破风扫向羽虹的雪白颈项,我半点也不怀疑,这一刀会轻易将羽虹美丽的头颅斩得飞上天去,余势则将分尸而下,把我给砍杀。
  「住手!」
  一声雄浑的吼喝,似乎还伴随着某种魔力,破空擦过我们,轰向武间异魔;这个狂天霸地的不世兇徒,在听到这声吼喝的瞬间,像是听到了不可违抗的命令,却已经克制不住手中怒斩的去势,当下唯有全力从旁一推,让斩马大刀呼啸着从羽虹耳边贴发擦过去,十几根被劲风切断的金髮顿时狂飘急扬。
  「霓虹姐妹是龙王陛下指定捉拿的女人,活捉她!」
  地上的黑巫天女发号施令,手中多出了一柄骷髅魔杖,杖头的那个白骨骷髅非常古怪,似是人形,但却多了两只金属牛角,型态狰狞;而接受她指挥的武间异魔,纵然失去手中兵器,身上的杀气却更强更凶,一双铜铃似的大眼上下打量过羽虹,哈哈大笑出声。
  「哈哈哈,骚妞儿,你穿的这是什么破衣服?这么露着屁股闯进我们阵营,你想作什么?是要学你姐姐一样,腿开开给我们干吗?」
  「可以啊,我把腿分开了,你有东西可以干吗?」
  羽虹寒着声音回答,一句话就让武间异魔怒不可抑,或许,他为求修练邪功导致不能人道的秘闻,已经被我宣扬得东海人人皆知,被剥夺去男人首要尊严的他,一听见这羞辱就怒火中烧,发狂攻向羽虹。
  兵凶战危,面对武间异魔这等厉害角色,羽虹再也不容保留,侧身急飞贴近地面,将我随手抛开落地,自己一下的扭腰,赤红下摆如同凤凰尾翼飘扬,漂亮地折飞上天,与抢攻向她的武间异魔交起手来。
  儘管失去了斩马大刀,但武间异魔的那只魔鬼左手却更加厉害与危险,加上双方力量相差太大,羽虹一照面就落入劣势,看来可能走不过十招,当然,如果她不是已经把我放下,负累而战,大概三招就给敌人拿下了。话虽如此,被抛留在地上的我,可实在高兴不起来,因为我刚好摔落在那个至善老和尚的身边,四周的黑龙会士兵也团团包围上来。
  以力斗力,广场内几十名士兵我都不放在眼里,召唤出淫精灵就可以摆平;前方十多个魔法师,只要没有水系魔法师,那我也可以游斗一阵,伺机逃去;至于后头的魔矮巨兽……反正这里那么多人,它未必先挑我来吃,边游斗边跑路,我还大有逃跑机会。
  就连前头仍赤裸着白皙下身的羽霓,我都不怕,只要利用她对莹晶玉成瘾的弱点,我要声东击西,趁隙逃跑,这点并不为难,更何况我背后还有一个半死不活的老僧,必要时候抬脚一踢,拿这老秃驴当障碍物,应该是可以抢点时间的。
  但只有一个大麻烦,就是抢站在羽霓身前的那个可怕人妖,黑巫天女!
  就算她是个人妖,这却仍无碍于她的惊世魔威;在人们所知道的传说中,她是一名直追五大最强者的厉害人物,单单站在我身前三尺,所散发出的灵压,就让我彷彿置身无边血海,止不住地颤抖起来。
  即使我和羽虹联手,甚至再加上后头那只魔矮巨怪,恐怕也是没胜算可言,现在只剩我一个,为了安全起见,看来还是乖乖投降,免得受皮肉之伤。
  「约翰·法雷尔!」
  就在我预备屈膝跪地,高声求饶时,黑巫天女突然一声雄喝,喊出了我的名字,声音里头听得出又是愤怒又是惊喜,愤怒的情绪我能理解,因为我实在坏了黑龙会不少事,但若说惊喜……我就搞不懂喜从何来了。
  黑巫天女一直是蒙着面,不让人看见她的面孔,这是很多黑魔法师都有的习惯,并不出奇,但就在我抬头与她两眼相望,四目交接的短暂瞬间,我却感到一股不寒而慄的恐惧,如冷电般窜过身体;那双眼睛中所充盈的恨意与仇视,是我生平仅见的深刻,单单看见这双眼睛,我毫不怀疑她对我的杀意。
  (呃!怪了,她怎么会认识我?又怎么会这么恨我?难道……当年我家变态老爸曾经变态到搞了人妖?她因爱生恨了?还是我爷爷干过她家什么人,生下这死人妖?)
  荒唐的念头在脑中闪过,虽然不知道真相如何,但我唯一能确认的是,投降已经不可能,眼中有这种杀意的人不可能放我活命,想要生存,就只能靠自己争取。
  (武籐兰和我约定的暗号……不成的,这女人一心只想对付幽灵船,现在就算放出暗号,她也一定当作不知道。)
  心随念转,我发挥着所能做到的最快速度,一下子抽出袖中百鬼丸,闪身急退,把短剑架在身后老僧的脖子上,高声一喝。
  「呸,去你妈的死人妖,想要他活命的就别乱来!」
  这老秃驴本来就快被处死,没有当人质的价值,但就算如此,他也仍是一个重要人物,看见一个重要人物被这样擒捉威胁,正常人的反应总会一愣,而我下一步动作,就是一剑砍飞这个贼秃的光头,飞腿踢向敌人,趁着敌人接头或闪脑,因而一乱时,把握机会召唤淫精灵阻敌,全力逃生。
  应变的战术已经想好,但是正当我要扬臂挥剑,给敌人一个大大的意外时,敌人却给了我一个大意外。
  站在我前头,正要对我动手的黑巫天女,突然动作一滞,跟着一声闷哼,胸口黑纱溢出鲜血,被一截锋锐利刃透胸而出;整件事发生得突然,事前毫无徵兆,简直就是当初鬼魅夕刺杀方青书与莱恩的重演,在我意识到发生什么事的瞬间,脑里甚至有种啼笑皆非的感觉。
  但是我很清楚一个事实,鬼魅夕绝对不可能会刺杀黑巫天女,也绝不会来救我!这个出手刺杀黑巫天女的高手,究竟是谁?
  「不!」
  疯狂的巨吼恍若炸雷,震得每个人摇摇欲坠,伴随着一道威猛的巨影,从天上飙传下来。总是高喊着自己无人能败的武间异魔,这时的气势只能用无敌来形容,轻易把羽虹击得呕血飞坠,自己则飞射过来,第一时间抢救被重创的黑巫天女。
  事情就在我面前发生,我很清楚地看到,虽然在利刃破胸刺出的瞬间,有大量血花喷溅出来,但在那之后,黑巫天女的胸口就没有流血,而是渗出诡异的袅袅黑烟,显然她已经能镇压伤势,甚至有能力反击,但若行刺的高手将利刃横拖,相信仍是可以诛杀这黑龙会的二号人物,因为我已经认了出来,那柄利刃不是什么凡铁,而是七大创世圣器之一的斩龙刃,持有它的主人,自然就只会是失蹤海上的加籐鹰!
  「大当家!」
  我喊了一声,眼前却突然一花,加籐鹰的高大巨影出现在我身前,出手将我一拉,我就身不由主地离地飞起。
  「走!」
  加籐鹰拉得我腾地而起,百忙中我只觉得身上一重,好像有什么东西缠上了我腰间,回头侧眼一看,才发现是捉鬼的被鬼捉去,竟是那个我要挟持的无腿老贼秃,两手抓住我的腰带,和我一起离地飞起。
  如果有得选择,可以多带一个乘客走,我当然是希望带羽霓,但现在一切由不得我选择,我只能被这又老又残的臭贼秃给拖累,一起被加籐鹰拉上天去;同一时间,伤在武间异魔手里的羽虹也振翅飞起,和我们一起破空而走。
  「你们逃不掉的!幽灵船即将现世,你们没有一个能够生离封灵岛!」
  离开现场时,我不晓得黑巫天女是死是活,只是听见一声来自武间异魔的暴怒狂喝,海啸奔腾似的朝我们涌来。
  武间异魔、羽霓、羽虹,都是有翅膀可以飞,加籐鹰却没有,之所以能够带着两个人一起跃走如飞,只是凭藉着他的绝顶轻功,但如果武间异魔追了上来,长时间竞走之下,我们一定会被追上,幸好那个不能人道的没种东西没有追来,这才让我们得到充分的逃跑时间。
  加籐鹰穿着一身黑龙会士兵的铠甲,以他不逊于武间异魔的高大身材,刚刚躲在黑龙会士兵之中,我居然会没有看到,这点委实不可思议,但想想却也没什么,因为像他这样的大高手,没有理由不会缩骨功。
  当日他被黑龙王一招重创,伤重连同斩龙刃坠海,之后就生死不明,我万万想不到他已经来到封灵岛上。照当初的战术来看,加籐鹰确实远比我们更接近目的,就是不晓得他在岛上数日,是否有所收穫。
  加籐鹰没有翅膀,仅凭着绝顶轻功,当然不可能带我们离开岛上,所以他一阵飞驰,穿过几个烟雾瀰漫的沼泽与山头,让敌人难以追蹤我们,沿途还随手布下几个误导敌人的陷阱后,就悄然降落在一处满是荆棘的山窟口。
  封灵岛上,无处不是陷阱杀机,千百种高度危险的异变物种伺机而噬,我们落脚处自然也不例外,但是当加籐鹰重落在地时,右脚如同利刃,笔直插入地面,两股无俦剑气,一股刚猛纯阳,一股绵柔阴寒,两股剑气分别向两边扫出,剎时间只听见连串血肉震爆与闷响,十尺内的危险生物都被他一招屠尽。
  「好功夫!」
  随之降落的羽虹脱口而赞,但我却觉得有点奇怪,因为根据我的观察与了解,加籐鹰所练的地霸气诀,讲究刚中蕴柔,阴阳相生,可是刚才那一记腿剑,却是阴阳分明,落入了下乘,难道因为不是对付高手,所以不用拿出真功夫来吗?
  我的疑问,加籐鹰没有回应。一剑重创黑巫天女、来去无蹤、耍弄敌人于掌上的他,在这一下威猛的降落后,头就低低垂下,没了声息;我侧目望去,只见他口鼻之中满溢着鲜血,已经直挺挺地半蹲着昏了过去。
  「糟糕!他的伤根本就没有好啊!」
  虽然不知道加籐鹰是怎么潜入封灵岛,又在这里待了几天,可是仔细想来,以他当日的伤势之重,根本不可能在短短几天内就痊癒。以重伤之身,勉力一剑刺杀黑巫天女,又带着我们这样全力奔驰,甩脱敌人,在支撑到这里后,他已经近乎油尽灯枯,终于吐血晕去。
  不对黑巫天女补上第二剑,是因为伤重之下,发挥不出第七级力量的他,已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此刻看他气息奄奄,口鼻止不住地溢出鲜血,伤势重得无以复加,我和羽虹都不是医道能手,难道就这么看着这位一代名将命丧此地?
  「善哉,善哉!两位施主,请让老衲来做点事吧!」
  那名用龙爪功抓住我腰带,路上我几次甩他不掉的老僧,双手结印,口诵佛号,要我们把加籐鹰抬到他面前,让他救治加籐鹰的垂死性命。
  「大和尚自身难保,居然还这么好心肠?」
  我虽然这么说,却还是把双腿残障的他抱到加籐鹰身前,让他双掌分别抵在加籐鹰的前胸与后背,发出金色佛光,用光明系的咒术,为加籐鹰运功镇伤。一个高大,一个枯瘦还少了两条腿,我当然是抱轻的不抬重的。
  这个至善秃驴是什么人,我并不清楚,但听黑巫天女说他近百年苦修,看来也是慈航静殿的长老高人。他近百年苦修的禅门正宗佛力,果然非同小可,在这高级僧侣专用的回复咒法下,加籐鹰的出血立刻被止住,脸色也大有好转。
  这时,羽虹来到我身旁,小小声地对我说,这名至善大师是慈航静殿硕果仅存的上两辈高僧,当年也是响噹噹的人物,一手罗汉神指尤为出名,现在照理说应该是在光之神宫里静修,不问俗务,却不知道怎么会来到东海,还落入黑龙会的手里,被凌虐成这等模样。
  「不清楚,照理说,光之神宫最近一次有派人来东海,就是你师父这次运军火到东海来,该不会……」
  说来有几分道理,因为那头魔矮巨兽就是慈航静殿开发出的生物兵器,如果说那就是军火,至善老僧就是随船人员之一,那一切就说得过去。内功高不代表武功高,即使有百年苦修,也不是每个人都擅长战斗;碰上了黑龙王那样的无敌最强者,落败被擒是合理的事。
  「啊!」
  羽虹惊叫一声,因为在加籐鹰脸色持续红润的时候,至善老僧却汗如雨下,一双手臂也像是被吸尽血肉精华似的,迅速乾瘪下去;我们这时才知道,至善老僧不再是使用回复咒文,而是正把自己的毕生修为灌给加籐鹰。
  「师叔祖,他……」
  羽虹起初不知所措,但跟着也明白过来,至善老僧不但身受酷刑凌虐,可能还受了足以致命的暗伤,照这样的情形,大家只会一起没命,所以他把毕生修为灌输给加籐鹰,期望让他回复战力,至少还有三人能活命。
  但是这一类的内力灌顶,并非马上灌马上能用,如果不经过吸纳与消化,就无法把内力吞为己有,在那之前妄然催动,外来真气很可能就这么快速流失。加籐鹰武功再强,也不可能在三五个月之内吸纳百年禅门内力,既然他一个人吞不下,何不传一些给我呢?不用一百年,即使是五十年、二十年,那也很好啊。
  「施主……」
  彷彿看穿了我的意图,至善老贼秃望向我,儘管脸部皮肉皱如枯木,老贼秃的眼睛却是晶莹有神,让人望之心中祥和,戾气为之一减。
  「你救老衲一命,老衲本应报答,但你心术不正,老衲不能让佛门武学成为你手中之刀,为虎作伥,善哉……善哉。」
  死老秃驴!我与你相识不久,你甚至没有看到我搞你两个师侄孙,怎知道我心术不正?一定是记恨我刚刚挟持你当人质,所以才不给我好处。他妈的臭贼秃,有恩不报,死后一定会下阿鼻地狱,涅盘无望。
  「这位女施主……」
  至善贼秃望向羽虹,眼中映出了她暴露性感的武斗袍,但却不见色慾,而是映出浅浅的慈悲与怜悯,与望向我的时候全然不同,显然在他眼中,这名心术很正的少女就是他同道了。
  「师叔祖,晚辈是心灯居士门下的弟子羽虹,也是慈航一脉,向您叩首。」
  羽虹说着,还真的跪拜下去磕头。顺着她低伏的背脊往后看去,在飘蕩的武斗袍后摆,白嫩嫩的香滑裸臀,跟着她磕头跪拜的动作一起一伏,也难得老和尚忒有定力,硬是视而不见。
  「可怜,可怜……把这重担交给你,是残酷了些,但身为我光之神宫中人,这是你责无旁贷的担子。」
  至善贼秃对我们提起一件往事,那是心灯居士入门之前,前任慈航静殿掌门秘密集会几名长老,说自己门下有一名男徒,平日修持严谨,深获众人好评,其实却是由伊斯塔叛逃投奔。
  慈航静殿素来鼓励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这件事为了那名弟子的修行着想,之前并不为任何人所知,但当掌门有意传授衣钵,因为不想他练成绝学后重堕魔道,无人能制,所以把这秘密预先告知众长老,并且留下暗藏的绝学。
  这是前任掌门的重托,但掌门并没有明确说出是自己几名弟子中的哪一人,掌门坐化后多年,也一直没有发生什么事,直到最近,陆续有长老遇害,至善觉得事有蹊跷,又顾忌对方手握静殿大权,深恐为他所害,便藉机请出任务,要在航行中与心灯居士商议。
  怎知道还没来得及说出,黑龙王就离奇出现,不但击破运输船队,还将他也一併捉拿,至善这才醒悟到敌人正在暗中淫除心腹大患,并且勾结了黑龙会。
  「……黑泽一夫袭击我们,不是为了军火,而是为了老衲与这个秘密……」
  至善贼秃的话,令我心头起了一阵寒意,因为这正是当世第一大门派慈航静殿的最高秘辛。
  (听说上代光之神宫掌门收了几名弟子,但最后不战死沙场,又能成才成名的,只有心剑神尼、心禅和尚、心灯居士。这件事情发生时,心灯居士尚未入门,现在弟子中是男人,而且还手握慈航静殿大权的……那不就是……)
  我瞥向羽虹,只见她满脸震惊之色,显然是想到了和我一样的念头。至善老僧所指的,除了慈航静殿现任掌门心禅,还会有谁?
  「其实慈航静殿大权早已由他掌握,只要奉行诸善,用于正轨,没有人会计较他的出身,又何必重堕魔道,作出这等行径呢……捉了老衲也是无用,诸般秘笈与证据,老衲早已妥善收藏,他纵使勾结黑龙会,也还是枉费心机……」
  至善老贼秃歎息着,把羽虹唤到他身边,悄声在她耳边说话,好像是要告诉她那些秘笈与证据的藏匿处,要羽虹日后去取出,为光之神宫清理门户,除去那个佛门败类。
  这个机密可比什么生化实验更重要,假使让黑泽一夫和心禅知道了,不管是什么人知道这机密,都势必要他的命,至善老贼秃把这秘密告诉我们,却只把藏宝地点说给羽虹听,用意自然是要我们给羽虹承担风险,扩散黑龙会的追杀目标,毒辣之至。
  (他妈的,光之神宫的那群贼秃没有一个好东西,这老秃驴都快要断气了,仍然想要害我一把,哪有佛门子弟的慈悲心肠?近百年敲的木鱼、念的经,全都念在狗身上去,也难怪武功奇烂,败给黑龙王……)
  佛渡有缘人,应该要挂点的老和尚,最后还是上了西天;羽虹想遵照慈航静殿的规矩,一把火将老和尚的遗体给烧了,但我却怕这样会引来敌人注意,所以最后还是照江湖规矩,用化尸粉把老和尚给溶得尸骨全无。
  哈!这贼秃临死还要算计我,现在让他死无葬身之地,也是应有之报。
  不过当我事后想起,这么做可能因此错失取得高僧舍利子的机会,已经来不及了。真是失算,之前只想到老和尚是禽兽,却忘了他是一头德高望重的珍奇异兽……
  我与武籐兰商议的计划,势必要延后实施,因为羽虹和加籐鹰的伤势都不轻,需要一段时间的调息。有鑒于此,我们就在这处山窟暂待,过了一个没有食物,又冷又恶的寒夜。
  加籐鹰告诉我,那日他重伤坠海之后,本来自忖必死,因为黑龙王绝无可能放弃抢夺斩龙刃的机会,但因为巨头龙出现,翻波掀浪,他把握机会全力遁走,在海上漂流几个时辰后,遇到黑龙会的船舰,便以鹰爪功扣住船尾,随船移动,藉此潜藏行蹤。
  那艘船恰巧就是通往封灵岛,但却不是用作饲料,而是把一些必要器材运来,由封灵岛的另一侧登岸,加籐鹰就跟着混入士兵中,几日来在岛上到处潜伏与查探,直至今日见到我和羽虹在空中离奇出现,为了相救,这才不得不冒险出手,刺杀黑巫天女。
  「……岛上所有敌人里头,我最顾忌的就是她,因为她能用魔法追蹤我们,只有先废了她,我们的逃生才有希望。」
  之前加籐鹰有斩龙刃护身,在这创世圣器的能量干扰下,再强的魔法也找不到他,但如果带了几名不相干的人,拖累影响之下,黑巫天女的魔法就很可怕了。
  「谢谢大当家,可惜这一刀没有成功杀掉那个人妖……不过话说回来,你今天拔刀斩人的威风,比你平常拿菜刀的样子好看多了。」
  「呵……那并没有什么意义,等到这一次的事情完毕,我还是会回去继续当我的厨师。」
  「都出来了为什么还要回去?你这么厌恶杀生吗?当厨师也不见得就双手乾净啊。」
  「梅兄弟,你似乎有所误解。我并不会特别厌恶杀生,过去我曾当过武将,现在我是个厨师,一样是要挥刀染血,杀生之罪不会因此就轻一些,但至少,我知道我为何要杀动物,却不能理解为何要杀人……」
  加籐鹰浑厚的嗓音中,有着一丝疲惫,这让我想到,身边还有另一个疲惫的少女。
  这几日来,羽虹也是身心俱疲。想要把姐姐救回来的迫切心情,在今天看到羽霓所受的对待后,一定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但以她性情,这几天发生的两件事,势必也造成更大冲击。
  第一,自然就是在公园岛上,黄石老狗的一番控诉。其实那并不关她的事,但以羽虹的刚强个性,这些指责对她的信念首当其冲,造成的效果,大概不只是重重打几下耳光而已。
  第二,如果说东海这个地方的民情,冲击了羽虹对于正义的信念,那么今天至善贼秃的临终委託,则是一记霹雳落雷打在头上,因为邪恶的魔爪不只来自东海,不只来自师门慈航静殿,甚至是来自慈航静殿的最中心,当今掌门人心禅和尚就是个欺世盗名的伪君子。
  何者为正?何者为邪?这是千古哲人的一大难题,虽然对许多像我这样的平凡人来说,这问题根本是个屁,不想也无所谓,但确实还是有人把它看得很重,竭力想要在这个模糊而混乱的世界,画出一条分明的善恶界线来。
  整个晚上,羽虹坐在山洞的角落,盘膝调息,想要治疗自己的伤势,但几次运气下来,脸色非但没有好转,最后反而「哇」的一声吐出血来,显然是心情不宁,运功走火,弄得伤上加伤。
  「喂,你怎么了?不能运功就不要勉强运啊,这样子搞得伤更重了,你怎么去救你姐姐?」
  我急忙扶起摇摇欲倒的羽虹,但她却像是气恼自己的没用,流下了眼泪,就在这个气氛无比尴尬的时候,靠在山壁另一角落闭目养神的加籐鹰开口了。
  「这位小姑娘,愿不愿意听我说一个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