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女友萱颖--夜市淫戏

女友萱颖--夜市淫戏

时间:2018-06-10 第二集的阿城名字取的不好,没有带入感,想到一个熟悉的人物陈伯,就用陈伯代替阿城吧!
陈伯挂断电话,就急忙的拉着我跟萱颖的手走往总干事家,好像怕我会突然反悔,到嘴边的肉就飞了。总干事的家位于夜市的尾端,到了这里还是有游客人潮,不过已经比较少了。
「唷!阿陈。」远远听见一个人对我们呼喊,陈伯听到也高举了手回应一下。不久就走到了总干事家门口。
陈伯先跟对方打个招呼「添财唷,这两位是阿民的同学啦!带他们过来跟你认识认识。」我立即向对方点了点头「干事您好!我叫阿猴,这是我女友萱颖。」
  「老伯你好!」萱颖天真的跟干事打了个招呼。「萱颖妳怎么那么没礼貌,
叫人家老伯,老伯可是夜市的总干事捏。」我对萱颖道。「你还不是叫人家老伯
。」萱颖吐槽道。
  「没关係啦!都年过半百了,叫我财叔还是老伯都可以啦!」添财笑道。「
阿陈怎么没看到小民?」陈伯气愤的说「不要提那个机掰民,旷班害拎伯豆花店
差点开天窗,还好他同学帮了我大忙,不然豆花店招牌还不砸了。」
  我说「没有啦,小事情而已。」心想,萱颖的鸡掰都被你看光了,还让你把
鸡巴夹在萱颖屁股间当自慰机器射精,这才是帮了你大忙吧。
  「对呀!帮你装豆花弄得我手好痠唷,还不快请我们去里面坐。」萱颖娇声
道。
  添财笑着说「哈!忙着寒喧道忘了请你们进来,美女请进来坐,我给你们奉
茶。」添财走在最前面引导我们进入他家。「这样才对嘛!」萱颖说。
  一进添财家发现里面挂着好几面匾额,例如「劳绩永着、任重道远、行善德
昭、急公好义。」等等。料想添财身为总干事平时一定做了不少好事,造福人群
、调解纷争,所以民众们送了这么多匾额来。看来总干事可是个正人君子,怎么
会认识陈伯这种色龟。
  添财引导我们去沙发上坐,我先打量四周环境,虽然添财是个干事,但是第
一次见面,还是要先了解对方。
  添财家里的摆设很奇怪,除了客厅的沙发、电视以及客厅铺满了软垫是正常
摆设以外,客厅角落有一张半拉起来的帘子,帘子里面是一张看病用的病床。而
另外一个角落更摆了奇怪的东西,一张长高为3*2公尺的大布幕,四边装饰得
很漂亮,但上面也不少灰尘,看得出是有价值、有年代的东西,但我不懂那是啥

  「我跟添财、象伯是从小玩到大的朋友,三十几年前春满夜市开幕时候,我
们就在这里摆摊,算一算也都五十几岁了!」陈伯向我跟萱颖说着。
  陈伯接着说「我在夜市口卖豆花,添财是总干事,在夜市尾开了一家整体所
,而象伯是卖蛇肉的。」
  萱颖惊讶道「你是说在夜市杀蛇卖蛇肉汤、蛇血的阿伯吗?原来你们是好朋
友。」
  添财笑道「我们可是穿同一条裤子长大的好朋友,一起当兵,还一起翻墙召
妓呢。」陈伯接着说「不过那些妓女身材可没有萱颖妹妹来的好!哈哈!」。
  我尴尬回以一笑,接着问萱颖「妳认识象伯?」萱颖说「不是,是我爸爸常
常买他的蛇肉汤回来吃。」
  陈伯道「原来萱颖妹妹时常吃象伯的蛇肉汤唷,怪不得皮肤那么白,奶子那
么大,还有一副欠干的水蛇腰。」
  「哈哈~我们这些夜市粗人讲话比较不修饰啦!萱颖妹妹不要在意捏。」添
财接着说。
  我没想到这个陈伯讲话那么直接,故意讲些话来挑逗女友,便话锋一转带到
别的事物上「财叔原来你会整体唷,萱颖腰那么粗,能不能帮我把她整的瘦一点
啊?」我半开玩笑对添财说。
  添财说「萱颖妹妹的腰已经够细了,我整体那么久美女看了不少,但是像萱
颖妹妹这样子胸、腰、臀三样比例都恰到好处的美女可不多见。」
  「萱颖妹妹妳的三围是多少?送妳几件性感内衣穿穿。」陈伯挑眉露出色样
问。
  「33D/24/33啦!」萱颖骄傲的说。「陈伯你怎会有女生内衣呢?」
萱颖问道。
  陈伯说「不是我啦,是添财开了整体所,顾客多半是女人,他顺道卖起女性
内衣。」
  萱颖道「原来是这样唷,不过要是欧巴桑穿的款式我可不要唷。」女友都喜
欢穿性感的款式,今天是因为我的要求而真空逛夜市。陈伯急忙接道「拜託,都
薄纱的捏,专卖年轻美妹走性感路线。」
  添财对萱颖说「一下有时间让妳看看款式,挑个几套吧!」
  「哇!阿猴你性福唷!带个性感内衣回去,让妳今晚多肏萱颖妹妹几次。」
陈伯粗俗道。
  我说「我们没有同居啦,一个礼拜也才做一次而已。」
  陈伯对我说「阿猴这样不行唷,好东西不可以这样浪费。还是你有什么难言
之隐,一下象伯来了请他帮帮你。」
  陈伯对添财说「象ㄟ是到了没有?人没来不要紧,好酒好菜不能不到呀!」
  「阿陈是在喊甚么啦!我哪一次放你鸟过!」从门外传来浑厚的声音,正是
他们的死党之一”象伯”,双手拎着酒菜走了进来。
  添财「象ㄟ,你来了啊!来来,大家来客厅一起吃。」我跟萱颖坐在沙发上
,陈伯打开象伯带来的酒菜,一道一道的摆在桌上。添财拉着象伯走到客厅角落
讲悄悄话。
  我仔细聆听他们在偷偷说甚么,虽然他们在客厅角落,不过两个大男人讲话
声音是小不了的。隐约听到「…奶很大……灌醉……很好上……轮流肏…」之类
的话语。
  陈伯虽然故作正经的摆设食物,但我看到他不时在偷笑,不知道在想甚么下
流事,眼神也不时飘忽在萱颖的大腿、胸口。
  他们三个的意图太明显了,就是想灌醉我之后轮姦萱颖。萱颖不久前才被金
鱼摊老闆”意外”干到。我不想萱颖再被干,今晚顶多配合他们曝露点春光、肢
体接触吃点豆腐就好。
  说完他们三个就围者我跟萱颖坐在客厅沙发上。「来开动,不要客气。」添
财热情的招呼我们。
  席间不时闲话我也对这三个老伯的背景有所认识。
  陈伯:年约50岁上下,在春满夜市卖豆花,一脸大鬍子,操台语口音,体
格高壮略胖。没多久前才在萱颖的屁股间射精,现在”甲后到相报”带着萱颖跟
我来到添财家,不知道有甚么诡计。
  添财:春满夜市总干事,与陈伯、象伯从小玩到大。挂副老花眼镜,身材瘦
小,容貌猥琐,副业是无照整体所,专帮女人塑身、整骨,也兼卖女性内衣,夜
市附近的良家妇女身体几乎都被摸遍,淫蕩点的顺便搞上床。只有我还傻傻以为
他是正人君子。
  象伯:在夜市杀蛇,萱颖的爸爸时常光顾。嗜好是蒐集鞭酒,跑遍中国大陆
凡举蛇、虎、猪、牛鞭药酒皆有所藏。外号来由是因为阴茎像象鼻一样弯又长。
离过三次婚,都因为性欲太强老婆受不了。每几天就开查某,每次都把娼妓弄到
软腿,已经是妓女户的黑名单。
 
  添财「你们这么年轻,在哪里读书呀?」
  萱颖「恩呀~财叔!我跟阿猴是XX大学研究所学生,今年24岁。」
  陈伯「24,真棒啊!不嫩也不熟,吃起来刚刚好。」女友歪着头不解的看
着陈伯,陈伯连忙夹了块肉道「我说这块肉,不嫩也不熟,吃起来刚刚好,可不
是说萱颖妹妹,哈哈!」
  「阿猴平常都做甚么消遣呀?」财叔向我问道。「就打打篮球啰。」我说。
  「像你这么帅,篮球打得又好,一定交了不少女朋友吧!」陈伯说。「没有
啦!没有啦!」我客气的说。
  萱颖急忙吐我槽「哼~他只不过是抹抹髮胶,砍砍外线而已,学校一堆肤浅
的小女生就对他尖叫,够没水準。」我也只能尴尬一笑。
  「光吃东西多没意思,我们喝点酒。」象伯从袋子里拿出一罈酒,罈上贴了
一张红纸,上面以书法写着”吊睛白额”。
  萱颖好奇的问说「象伯,这是甚么酒?」象伯露出一抹微笑说「这个啊,萱
颖妹妹你可听说过武松打虎?」
  萱颖被问道,激起了她那不服输的性格,把自己的所学通通搬了出来「我当
然知道呀,在大宋年间,有个地方叫景阳岗,景阳岗出了一头猛虎,专门吃人。
当地父母官派兵数次围捕都抓不到那只吃人虎,导致没人敢去景阳岗。一日武松
喝得酩酊大醉路过景阳岗,忽地那只吃人虎跳出来要吃武松,武松酒罈往地上一
砸便飞身跟猛虎搏斗了起来,武松一个闪身骑在那只吃人虎身上,饱以老拳往老
虎身上招呼,没多久那只吃人虎没有声息了,地方上就出了这么一个打虎英雄-
武松。」
  象伯说「萱颖妹妹真是聪明啊,我跑遍大江南北,蒐集各种鞭酒,就属这罈
”吊睛白额”虎鞭酒最是珍贵。男人喝了壮阳补肾,女人喝了滋阴美白。阿猴老
弟,听说你一个礼拜只有一次,那我这虎鞭酒你可要多喝两杯。」我只能笑而不
答。
  「来来来!大家都喝一点。」陈伯拿了5个杯子出来,啵一声象伯掀开罈封
,又香又陈的味道飘了出来。
  添财道「象ㄟ你这是甚么酒,又香又浓,光是闻到就快醉了。」象伯笑答「
这可是去东北求虎鞭时候所觅来的酒,当地人管这酒做『三碗不过岗』。意思是
只能喝三碗,喝多了就会醉倒,过不了那景阳岗。当日武松喝的就是这个酒。」
  象伯又问「萱颖妹妹你聪明的紧,可知道武松当日喝了几杯吗?」萱颖答「
想考我,十八杯啊。」
  陈伯斟满了酒对萱颖说「萱颖妹妹真是聪明,我先敬妳一杯。」说完乾了一
杯。萱颖是受不得人家激的,一口就乾了她桌前那杯。
  「咳…咳…好呛人啊。」萱颖不知酒性,那么烈的酒一口乾,难怪被呛到。
我知道萱颖喝了酒会乱性,做出大胆的事情,所以我也暗示她不要喝太多
  席间三位老伯除了对饮之外,也敬我跟萱颖,多了酒精的作用,大家讲话放
得更开,也不忌讳甚么了。
  陈伯「萱颖妹妹啊!妳身材那么棒,平常是做些甚么运动呀?」
  萱颖「我平常就是参加瑜珈社,做做瑜珈,雕塑身材。」
  陈伯「那萱颖妹妹穿紧身服一定迷死人了,甚么时候练习让陈伯过去看看。

  萱颖「讨厌啦~陈伯跟练习时候那些男同学一样,都挤在瑜珈教室想偷看我
做动作。」
  陈伯「听说练瑜珈的女生鸡掰比较紧,萱颖是真的吗?」
  萱颖「讨厌啦,我怎么知道,去问阿猴吧。」
  我不知为何居然说出老实话「应该是吧,萱颖那裏不是一般的紧,我往往不
到10分钟就缴械了。」
  陈伯「哈哈!小老弟你太逊了吧。」又转头道「萱颖妹妹你知道吗,象伯为
甚么叫象伯?」
  萱颖双眼有点涣散含着杯口道「不知道耶,是因为他像小新的爷爷一样爱露
长毛象吗?」
  陈伯「哈哈~老象你自己讲吧!」象伯「萱颖妹妹!因为我的鸡巴头像象鼻
一样往上翘,所以才叫做象伯,要不要摸摸看呀。」说完拉着萱颖的手往他裤裆
摸去,萱颖急忙将手抽回来。「我才不要摸象伯的鸡巴咧,怪噁心的。」
  添财「阿陈,萱颖都足够当你女儿了,你还说一些奇奇怪怪的事。」
  陈伯「财ㄟ,你也知道我有些年纪了,只剩嘴砲可以打,哈哈!来啦,再喝
!」陈伯又敬我跟萱颖一杯。
  我又喝了一杯藉口说想上厕所,所以起身先离去,之后躲在门边偷看事情的
发展。
  酒精催化之下萱颖慢慢跟这三位老伯没有隔阂,言谈中也把三个老伯当做平
辈。
  萱颖酒酣耳热的说「既然大家那么开心,老伯我来教你们做瑜珈吧。」
  说完萱颖站到客厅中央软垫上先摆出一个入门姿势,双手掌心合十直举朝天
,左膝弯曲60度,左脚板贴在右膝盖上。
  或许大家还记得,萱颖今天是没有穿内衣的,所以双臂直举朝天让整个小可
爱紧绷在胸前,萱颖的奶头清晰的印在衣服上。
  「哇~」三只色龟不由得发出讚叹声。
  萱颖穿着黑色小短裙,长度只到屁股蛋的下缘,整个瑜珈胎腿动作把小短裙
退往腰部,不要忘记萱颖没有穿内裤,所以她的生殖器整个曝露在空气中。虽然
这个角度没有办法看的一清二楚,但那两瓣大阴唇终究是逃不过三个老伯的视线

  陈伯他们看着萱颖做瑜珈边交谈「我就说她没穿内裤吧。」「好淫贱的骚逼
,再张开一点。」
  老伯们边交谈边讚美萱颖「萱颖妹妹做起瑜珈来真优雅,再多做几个动作吧
。」
  萱颖最高兴就是听到他人称讚,马上又换一招像小狗一样四肢着地,一只脚
朝后方伸直到与身体平行,如此来回伸展。「这一招是瘦大腿跟臀部的,老伯们
也试试看吧。」
  这个姿势从前面看过去只看到萱颖两只没戴胸罩的大奶,因为地心引力关係
呈现饱满的水滴状,又因为穿着低胸小可爱,奶子从乳晕以上都曝露在空气中,
奶头虽然没有曝露出来,但也直挺挺的印在衣服上激凸着。萱颖丝毫没发现自己
的糗态,任凭老头们视姦她的身体。
  从后面看过去,看到了白花花的屁股随着大腿的伸展而一开一合,萱颖的生
殖器就这么半开半合迎接众人视线。「陈伯你摸摸我的大腿,抬起来的时候是不
是很紧绷,这样子代表有瘦到大腿唷。」
  萱颖下了一个这样的指令,陈伯可乐坏了,马上把手掌放到萱颖大腿臀部之
间。「不会紧绷呀,萱颖妹妹你是不是弄错了。」陈伯故意把话说反。
  于是萱颖更用力的抬起大腿说「陈伯你再摸,是不是很紧绷?」陈伯这次摸
得更用力了「让我感觉一下,妳再支撑久一点。」陈伯不只双手都摸上了萱颖的
屁股,整个脸也靠了上去,把萱颖的生殖器看了个清楚,甚至用手把屁股掰开,
去闻肛门和鸡掰的味道,只见陈伯深吸了一口,回头对着添财、象伯比个讚。
  「再教你们一招改善便秘的」说着萱颖盘腿坐在软垫上,先是把右脚朝右打
直,跟着把左脚朝左打直,宛如一个正面劈腿的动作。由于萱颖长久练习瑜珈,
筋骨柔软的很,所以这180度的开腿对她来说根本轻而易举。在酒酣耳热之下
萱颖居然毫不避讳在老伯面前开腿。
  「上身前倾30度,用小腹呼吸,呼吸间小腹肛门都要配合。」萱颖的双脚
大开,股间被三个老头看的一清二楚,整个大小阴唇都打开来,而且因为配合呼
吸,萱颖的生殖器跟肛门一张一合的好像跟着呼吸一般。
  看到这里我的下身硬到不行,想必那三个老头也是硬的不得了吧。我看萱颖
曝露的差不多了,就开门走回客厅。
  「咳咳..」进客厅前我先咳两声,怕看到不好的画面,大家都尴尬。没想到
萱颖还是开着两条腿,大方的露出生殖器。边向我说「阿猴你也来嘛,大家一起
做瑜珈。」
  只看到老伯们不断围着萱颖的身体四处打量,藉着学习的名义,窥视、抚摸
着萱颖的身体。
  「萱颖妹妹妳大腿内侧筋好软,让陈伯摸看看好吗?」萱颖天真答道「好哇
~你来摸。」说完拉着陈伯的手往大腿内侧摸去。财叔见状也说「萱颖妹妹我也
来感受一下。」就逕自把手伸向萱颖另一边大腿内侧。
  我看到陈伯跟财叔的手在萱颖的大腿内侧来回抚弄,不过这种摸法哪里是感
受筋络,根本是直接爱抚。甚至手指头还有意无意的触摸萱颖的生殖器,不过他
们因为顾忌我还在场,所以也只有轻轻摸过。
萱颖真是迟钝,被人这样摸都没有警觉,还是因为酒喝多反应慢了呢?
  
  「萱颖妹妹妳的腰身好柔软,让象伯也感受一下。」象伯见其他两老摸成这
样萱颖都没有反应,打蛇随棍上也往萱颖腰背部摸去,象伯的两只大手掌一围,
就把萱颖24吋的小蛮腰围了一圈,还有律动的上下抚摸,象伯甚至偷偷利用食
指、拇指去偷袭萱颖33D的乳房下缘。
  「哎唷,老伯你们弄得我好痒,不要摸了。」萱颖被三个老伯上下其手后终
于感觉到搔痒,叫老伯赶快停止。
  财叔最是聪明,见状忙道「萱颖妹妹原来妳怕痒唷?我要搔妳痒啰!」说完
对陈伯、象伯使出眼色,三个老头马上改变战略,对着萱颖的腋下、腰间、脚底
板抠弄,弄的萱颖坐不住而滚卧在软垫上。
  「不要弄了…不要弄了…停……停……好痒……人家不行了…」萱颖被搔痒
弄的受不了,上气不接下气道。
  最可恶的是老伯们利用萱颖挣扎时候,偷偷进攻萱颖的乳头、鸡掰。我就看
到象伯多次以食指、中指去偷夹弄萱颖激凸的奶头,财叔跟陈伯有意无意以指尖
轻抚过萱颖的生殖器、肛门,当然这些动作是在搔痒的情况下完成的,我不得不
佩服这三个老伯,果然是玩女人的高手。
  为了避免情势恶化,我赶紧出来打圆场「萱颖,三位伯伯,菜都凉了我们赶
紧吃吧!」
  象伯跟陈伯听到暗自滴咕「马的,这小子还没走唷。」「都忘记她男朋友还
在场,差一点就吃到。」财叔安抚一下陈伯、象伯「没关係,耐性点。」就对大
家说「我们继续吃吧,凉了就不好吃了。」
  终于萱颖摆脱阿伯们的爱抚玩弄,大家又坐回沙发第二轮聊天用餐。在第二
轮我突然感觉到萱颖跟我被敬酒的次数增加不少。走点光跟吃豆腐本来就是我能
接受的範围,但要是我醉倒了,萱颖会被强迫跟阿伯们做些运动,这些运动实在
不是我所乐见。
  添财暗地跟另两位说「萱颖差不多了,不要醉倒,死鱼可不好玩。」于是阿
伯就专攻我一人。
  象伯「阿猴,再一杯,祝你跟萱颖早日结婚。」马的,这虎鞭加上三碗不过
岗威力还真强,我的头已经有点昏了。我喝了差不多10杯,而萱颖喝了5杯左
右,萱颖目前的状态已经整个人都大放开,不把阿伯当长辈看,说话也无所谓礼
貌,甚至打打闹闹肢体接触都有。
  象伯「萱颖妳奶子这么大,坐公车是不是很多人都故意往你这边挤呀?」
  「讨厌,象伯你怎么知道,常常有人故意用手肘顶我胸部,或是站我后面用
硬硬的东西顶我屁股,有的还利用煞车直接抓我胸部,色鬼还真多。」萱颖现在
讲的东西连我都没听过。
  陈伯「萱颖妳怎么没有穿内衣裤呢?难道妳是欠人干的小淫娃吗?」
  「人家才不是欠人干的淫娃呢!只是今天出门阿猴规定人家不能穿内衣裤,
说这样比较刺激。」萱颖马上想到甚么又说「啊~你们怎么知道人家没穿内衣裤
,看到多少了,说,你们说!」萱颖竟然逼问他们看到多少。
  萱颖啊萱颖!妳不知道在练瑜珈的时候妳身上的三点,甚至第四点”肛门”
都被这三个淫棍阿伯看光了吗?现在才发现,已经太迟了。
  财叔马上出来打圆场说「没有啦,我们是看萱颖妹妹妳小可爱没有肩带才这
样猜测的啦!妳的鸡迈跟肛门之类的我们可都没有看到唷!」
  我明明就看见你们三只淫棍阿伯在萱颖做瑜珈时候围在身边拚命偷看,甚至
藉着搔痒偷偷爱抚萱颖的小鸡迈、奶头、肛门,现在又说没有。果然是人不要脸
天下无敌,说谎一点也不脸红。
  好在萱颖现在已经8分醉,分辨不出对错,讲甚么萱颖都会相信。
  「财叔,说好送我的性内衣呢?我现在就要,现在就要穿。」萱颖喝茫了任
性的命令财叔。
  财叔「我这就去给妳挑一套去,萱颖妹妹不要生气唷!」说完财叔走进厕所
旁边的小房间,看来女性内衣裤就堆放在那个房间里。
  不一会财叔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套鹅黄色的内衣裤,走近一看却发现那套
内衣裤是情趣内衣,不是性感内衣。质料用的是透明薄纱,穿在身上又透又薄,
激凸的奶头挡不住,股间的生殖器一样可以透过薄纱看的一清二楚。财叔把内衣
拿给萱颖,让萱颖去厕所换上,穿了这套内衣,还不跟没穿一样!
  「我……去更衣间…换内衣…你们…不要…偷看……不要跑…等我…等我回
来…继续喝……」萱颖喝茫了现在已经无意识的在追酒。
  添财「阿猴我们继续喝,今天这么高兴要不醉不归。」
  象伯「阿猴来来,虎鞭酒对身体很好唷!喝下去会跟我们三个一样,鸡巴硬
挺有力。」
  陈伯「要是阿猴你满足不了萱颖妹妹的话,我们三个到是很乐意帮你一把唷
!绝对把萱颖妹妹的水鸡干的爽歪歪。」
  「谢谢三位伯伯,萱颖的鸡迈我干就可以了,不必麻烦三位。呕…」我马上
装吐,跑去厕所里面催吐。要是酒精都吸收进身体,恐怕我会昏睡在这,那萱颖
还不被这三只淫棍干翻了。
  等我吐完发现萱颖已经换好衣服坐在客厅了,那三只淫棍阿伯把萱颖团团围
住,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我熊熊发现,阿伯们居然都把上衣跟裤子脱了,现在
阿伯们身上只有背心跟破旧的白色四角裤。
  里面除了财叔身形比较瘦小以外,陈伯跟象伯身材都很魁武,两只手臂肌肉
纠结,胸膛厚实,在四角裤底下的阴茎尚未勃起,但看起来也有15公分以上。
  添财「阿猴你吐完啰,空调坏了好热,我们几个就擅自把上衣脱了,萱颖妹
妹也说不介意。」我对着财叔点点头,他都先声夺人这样讲了我能说甚么?
  萱颖醉道「骑马…我要骑马……陈伯妳不是说…要当马…让我骑吗?」
  财叔灵机一动说「萱颖妹妹要不这样,我们分组来玩游戏吧!我跟陈伯一组
,象伯跟阿猴一组,妳就当我们的助理,妳说好不好?」
  「好哇…玩甚么游戏…快…谁…要给我当马骑…」萱颖道。
  财叔接着指挥象伯、陈伯把角落的诊疗床搬到客厅中央,再把3*2公尺的
大布幕般到床前挡着。「这个布幕是我父亲的遗物,他以前是表演皮影戏的,一
下我们就在布幕后面的床上,完成对方指定的姿势,输的一方要受处罚唷。」说
完财叔把客厅灯光调暗,布幕后打上一盏灯。
  财叔「陈伯组先开始吧!助理妹妹萱颖先到床上去。」我不知道他们葫芦里
卖甚么药,于是只能让陈伯组先示範,陈伯就跟萱颖两个人走到床后。透过布幕
的投影,可以看到萱颖跟陈伯面对面坐在床上。
  象伯首先发声「我下甚么动作,对方就要做!做不出来就输一分唷!首先萱
颖妹妹跟老陈穿着衣服表演”火车便当”式。」
  甚么?指定姿势居然是要萱颖表演性爱姿势,要是在平常没有喝酒萱颖一定
不会玩这种游戏,但是现在萱颖醉茫茫居然毫不考虑就答应了。「萱颖啊!妳现
在拒绝还来的及呀。」我心里暗想。
  「火车便当…我要像无尾熊那样吗…嘿嘿…陈伯你蹲好马步…让我跳上去…
」萱颖醉到丧失理智,居然要正面跳上只认识不到一天的阿伯身上,两个人身上
的衣服都轻薄到不行,虽然隔着薄衣服,但两人的生殖器还是会很有感觉的互相
摩擦。
  透过布幕我们只看到陈伯在床上站稳了马步,两只手摆好架势等萱颖跳到他
身上。
  「我来了…呀!」萱颖真的跳到陈伯身上,为了防止滑下来,萱颖两只手围
绕在陈伯脖子上,修长诱人的雪白大腿勾夹在陈伯腰间。而陈伯两只粗大的手掌
托着萱颖两瓣粉嫩的小屁股。
  陈伯把整张脸埋藏在萱颖大奶间磨擦,而陈伯的手跟腰居然有节奏的上下挺
动起来。「不是说好摆姿势而已吗?陈伯你的腰在干嘛?」我有点兴奋的说。
  「阿猴不要误会,因为萱颖妹妹一直往下滑,我不得已才要一直往上挺动。
萱颖妹妹妳说是吗?」陈伯边出力边回答。
  萱颖没有发出任何回应,不过从布幕后面,萱颖兴奋又沉重的呼吸声听来。
不是这个动作让她有点累,就是因为鸡迈跟懒教之间的摩擦让萱颖兴奋。
  这动作约莫持续了50秒,象伯喊「停~姿势标準,陈伯队得一分。」接着
陈伯下床换财叔。
  陈伯下床时我看到他的鸡巴硬挺45度角,龟头湿了一片,显然是因为刚才
摩擦使得萱颖小鸡迈流汁的关係。陈伯的鸡巴很大很粗壮,隔着内裤也看得出来
非常强壮。我心中挣扎,究竟让淫棍阿伯们吃吃豆腐就好,还是要让萱颖跟他们
干上呢?
  再来换财叔上床了,我看到萱颖做完火车便当式以后躺在床上喘息,显然是
刚才的姿势让萱颖有性兴奋了。
  象伯对我说「阿猴,想一个姿势让财叔表演吧!」我一时间想不到有甚么姿
势,便随口说出了最简单的69式。
  透过布幕看到财叔爬到萱颖身上摆出69的姿势,财叔还对我说「阿猴你放
心,我不会碰到萱颖妹妹的鸡迈的。」
  我透过布幕的黑影,看见财叔把萱颖的黄色丝质情趣内裤掀起来,一只大嘴
巴就这么给我舔了下去。现场一片安静的看着他们两个人表演,空气中隐约传来
小猫甜食牛奶的声音夹杂着萱颖的呻吟声。
  象伯「阿财这舔鸡掰的声音装的还真像,好像真的有湿淋淋的鸡掰可以舔一
样。」
  「啊…啊…不要……不要舔那…裏轻一点……哦…哦…不要…钻进去…啊…
…啊…」萱颖边呻吟边扭动着她的腰试图闪避,可是哪里闪的开,只能让小鸡迈
承受财叔舌头一波波的攻击。
  陈伯「萱颖妹妹表演的好逼真啊!像极了一个发浪的蕩货正在给人舔鸡掰一
样。」
  「呜…呜…再来…再来…啊……」萱颖好像快到了但象伯却喊「停~财叔这
一组太逼真了,连得两分,萱颖妹妹演技很棒唷。」只见财叔下床来整张嘴吧都
亮晶晶的,分明就是沾满了萱颖的淫液,而下身的阴茎也翘的高高的。
  财叔接着说「换象伯组了,谁要先上场?」象伯自告奋勇的走向床去,刚刚
看了两场如此刺激的实弹现场,象伯跟我的阴茎老早就翘的半天高,所以象伯迫
不及待就冲上前去。
  轮到象伯时,财叔接着下指令「要做的动作是,老汉推车。」象伯拉开萱颖
的双腿一看「淫娃,已经这么湿啦」萱颖道「不是…那是…啊」象伯一口气把萱
颖翻转180度,让她趴在床上,然后有点类似背后式跪在萱颖双腿间,不同的
是象伯抓住萱颖两只大腿,把萱颖下身凌空抬起,接着用自己硬挺的阴茎撞击萱
颖已经湿的一蹋糊涂的生殖器。
  象伯「怎么样,老子撞的你爽不爽,内裤都被妳的鸡迈浸溼了,很想真枪实
弹对吧!」象伯边撞击萱颖的下体一边问。
  「啊…啊……不行…好激烈…啊…啊……这样…会死掉…会死掉…啊……」
萱颖边喘息边以淫蕩的声音说着。
  透过布幕只看到象伯拚命的用老汉推车式,以自己硬挺的下体拚命撞击萱颖
的生殖器,因为隔着两层布料,空气中传来低沉的撞击声,不同于肉体直接撞击
的清脆声。诊疗床因为象伯的卖力,发出有规律的嘎嘎声。生殖器持续的撞击,
使得空气中隐藏一股淫靡的气味。
  等到时间到了财叔喊停,象伯才不情愿的下床,下床前还很用力的朝萱颖鸡
掰顶过去,弄的萱颖在高潮边缘无法自己。象伯的鸡巴如同前两个人一样高高挺
起,看来是里面最大的一根,内裤的前面都已经被淫水湿透,龟头顶着的那块布
料看起来很稀疏,好似龟头要冲破内裤一样。
  接着换我上床,看到萱颖已经眼神涣散,头髮散乱,小可爱跟胸罩虽然还在
身上,但大部分的乳肉都跑了出来,两只奶头也在内衣边缘挺立着几乎快要走光

  再看看萱颖的下体,黄色丝质情趣内裤早就湿透被掀到一边,整个生殖器都
湿淋淋的,大小阴唇因为充血所以丰满,阴蒂也因为受不了刺激而充血挺立,整
个生殖器充满白色的淫液,那是因为淫液跟空气搅动的关係所以呈现乳白色。乳
白色的淫液不留情的湿润肛门口,直到滴落在床单上形成一片小水渍。
  接着换我跟萱颖表演,财叔下了指令要我们表演骑乘式,但我很想看看这些
老伯敢玩弄萱颖到甚么程度。于是就假装喝醉,躺在床上不省人事「阿猴……阿
猴…你喝醉啦?陈伯…你看阿猴…这么快就醉了…真逊…还没开始咧…」萱颖醉
声道。
  财叔一个眼色陈伯、象伯立刻把我搬到沙发上休息「阿猴还真重。」陈伯道

  财叔「萱颖妹妹,阿猴醉倒了就没办法继续啰。」
  「没关係啦…我代替…阿猴的分吧…」萱颖大方的说。
  陈伯马上接道「萱颖妹妹,只要妳愿意我们当然没关係啊。」
  萱颖很快的从助理妹妹变成正式比赛的一角。
  财叔「萱颖妹妹依然是用骑乘式,但是配合萱颖的象伯需要脱掉内裤。」
  萱颖心想「至少我还有穿内裤,应该没关係吧。」
  接着象伯除下内裤躺在床上,萱颖準备跨坐上去施展骑乘式。「哇…象伯的
鸡巴怎么那么大啊!」萱颖心想。
  象伯硬挺着鸡巴说「萱颖妹妹没有看过那么大支的鸡巴吧!!插进鸡迈保证
让妳爽歪歪唷!」
  萱颖不甘示弱「再大的…我都看过…这根…算普通而已啦…」说完就把鸡巴
往上扳坐在鸡巴上做出骑乘式动作。
  财叔「萱颖妳这样不行啦!要比照前3个姿势一样来回运动才能拿到分数呀
!」
  于是萱颖就隔了一层薄内裤在象伯的生殖器上来回摩擦。象伯的双手也在萱
颖身上来回抚摸。
  「呜…好舒服……萱颖妹妹…妳的鸡迈好湿滑…好火热…超爽的……」象伯
还没插入就爽到受不了。
  萱颖好不容易冷静下来的鸡迈又因为这次的摩擦而火热起来。财叔更在旁边
引导萱颖做出下流的动作。
  「来~很好,慢慢把上衣脱掉。」萱颖居然听从财叔的话把小可爱脱掉,露
出她那丰满的巨乳。
  象伯这时候哪里会客气,两双大手掌立刻往胸部抓过去「超软的,好棒的奶
子,又大又好抓。」
  「啊…啊……好舒服…好爽……人家…不行了…要去了…啊……」萱颖淫叫
着。
  萱颖的下体还是骑在象伯身上不停来回,享受生殖器摩擦的快感。只见萱颖
摩擦愈来愈快,象伯的阴茎完全被淫水浸湿,在灯光下反射出耀眼的光芒。突然
啊…的一声,萱颖倒在象伯胸口不动,而裙底下喷出了许多淫液。
  象伯「萱颖妹妹高潮了,潮吹啰。萱颖妹妹坏坏,把象伯的鸡巴弄的这样湿
,妳要接受处罚唷。」
  财叔露出邪恶的笑容道「处罚的内容就是…就是…让我们三个干妳的小鸡迈
。」
  萱颖惊道「不…不行啊…你们…不能干我…我…不能…对不起阿猴…」
  陈伯把萱颖的裙子一把扯下,右手探到萱颖的股间挖弄,接着抽出一只湿淋
淋的右手掌「萱颖妹妹不想对不起阿猴,但妳的鸡迈已经湿成这样,如果不跟我
们相干妳忍得住吗?」
  「怎么样?妳忍得住肉体的欲望吗?」陈伯说完就抱住萱颖,玩弄他的大奶
。财叔也跑过来扳开萱颖的大腿,往生殖器进攻。
  陈伯津津有味的吃着萱颖的奶头「妳的奶头怎么挺起来了?是不是想要被玩
弄了啊。」
  萱颖羞道「讨厌…陈伯……你这样子吸咬…当然…会有反应啊…」看来性慾
战胜了理智,一下有场大战了。
  陈伯对着萱颖的奶头又掐又吸,弄得萱颖好不舒服。
  陈伯「妳的奶头怎么那么长,乳晕那么大?是不是常常给别人吸奶头?」
  萱颖「啊…啊…那是因为…每次阿猴睡前…都要吸我的…奶头…的关係啦…
人家…很少给人干的…啊…」
  财叔「妳的阴唇怎么那么大片又黑?是谁把妳干成这样?妳几岁开始相干?

  萱颖「啊…啊…人家…是因为常常…自慰…所以大阴唇…比较大片…也比较
黑…不是被干的…啊…好爽…不要吸…那么用力…人家…也是上了大学…才会相
干的…啊……」
  陈伯「来…快给我来吹喇叭,我的鸡巴又大又粗,一定能干到阿猴没干过的
子宫深处。」说完陈伯就把鸡巴塞到萱颖口中。
  萱颖「呜……呜…好爽…这样子…上下玩弄…呜…呜…好舒服…快…插进来
…插死我……啊…啊……」萱颖被玩弄的发出淫声浪语,已经不像我认识她。
  陈伯「我要插啰,你这只母狗。」
  萱颖「啊…我是母狗…啊…我是欠干的…母狗…陈伯…你插的这么里面…好
刺激…受不了…舒服……爽死了……」
  陈伯粗壮的鸡巴就塞在萱颖的小鸡迈里面来回抽动,我看到萱颖下体分泌出
不少淫水,随着鸡巴一插一抽而带出许多。陈伯的卵袋也因为淫水浸渍而变的油
亮亮的。
  陈伯「你这个贱货,这么喜欢给人干吗?我要干到妳怀孕,为我生个胖儿子
。」
  萱颖「啊…啊…好爽…干我…用力点…干死我…这个贱货……」
  陈伯「啊…啊…要射啦…我要射在子宫里面…我要让妳怀孕…啊…啊…」陈
伯停止活塞运动,股间的卵袋一收一放,正释放出精液灌进萱颖的子宫里。
  萱颖「啊啊…不要啊…人家…现在是…危险期…要是射进来…人家…会怀孕
的…啊…啊…」萱颖跟着陈伯最后的冲刺一起达到高潮了。
  陈伯「来不及啦都射进去了,没有干过那么紧的鸡迈,一下就洩了。」陈伯
的鸡巴慢慢滑出萱颖的阴道。
  财叔「换人了」不等萱颖鸡迈的精液流出,财叔挺着坚硬的阴茎就往萱颖的
鸡迈插进去。
  财叔「啊…好爽…里面好热…又有精液的润滑…真是个极品……这鸡迈真的
好紧……一进去…就快受不了…」
  萱颖「啊啊…让人…家…让人家…休息一下…鸡迈…鸡迈…受不了……这样
干…鸡迈…好爽啊…啊……」萱颖才刚达到高潮,鸡迈承受不了这样连续的猛攻
,兴奋到连大腿都在抖动。
  财叔双掌往萱颖屁股拍下去,萱颖因为吃痛鸡迈当场紧缩一下「哦……超紧
的,差点被套出来…」财叔先把萱颖托起来,呈现火车便当式往我躺着的沙发走
来。
  财叔「看妳现在这副淫样,要是阿猴知道还不马上分手」财叔托着萱颖走到
我的眼前。
  萱颖「啊啊…不要…不要…让阿猴看见…啊…啊…不能…让他知道…啊…不
要啊……」萱颖边喘息边说不能让我看见,还空出一只右手试图伸到生殖器交合
处挡住不让我看见。
  噗吱…噗吱…啪…啪…噗吱……噗吱…啪…啪……肉体的撞击声就在我眼前
迴荡,我忍不住睁开眼偷看,看见财叔粗壮的阴茎在萱颖的阴道口来回进出,进
去时把两片大阴唇都带了进去,出来时连阴道壁最嫩的嫩肉都被带出来。
  噗吱…噗吱…啪…啪…激烈的撞击声持续在我面前回响,甚至有些淫水因为
肉体的撞击而飞溅到我脸上,我只能继续装睡。
  财叔「怎样…在妳男友的面前这样子干妳,爽不爽,说。」
  萱颖「爽…好爽…萱颖…被大鸡巴…干的好爽…用力点…啊…啊…要去啦…
」萱颖已被干到来了第三次高潮。
  萱颖「啊…啊…不要啊…哦…哦…爽死啦…鸡迈…爽死啦…」
  财叔「我也要去了,我要全部射进妳的鸡迈里…啊…啊…啊…射了…哦…」
从我的视线里,看到财叔以飞快的速度抽插了十来次,接着萱颖的阴道冒出了许
多淫液,还有不少直接流到我的脸上。
  接着轮到在旁边打手枪的象伯。萱颖躺在沙发上享受着高潮,突然象伯一下
就揪住萱颖的奶头「啊…啊…啊…好麻…」萱颖尖叫着。
  象伯「妳的奶头怎么这么淫蕩,两只大奶被干的跳上跳下的,真是个淫贱的
女人,让我代替妳男友教训妳」说完象伯用手掌对着萱颖的乳房扇耳光。
  啪啪啪啪啪啪啪象伯愈扇愈起劲,愈扇愈快「快点用力点…打我…这个贱货
…打我的贱奶吧…」萱颖发狂似的叫着。
  象伯「果然是个贱女人,在妳男友面前干死妳好不好?」象伯说完也不等萱
颖回应,就把萱颖两脚打开抬起,扛到肩上,把下身巨大的阴茎塞进萱颖的小鸡
迈里面。
  象伯「这小鸡迈好紧啊…没干过那么紧的鸡迈…好爽…贱货想不想我干破妳
的鸡迈?」
  萱颖「啊…不要…象伯…你不能…干穿人家的鸡迈…啊…啊…人家的鸡迈…
还要留给……阿猴干呢…啊…啊……」萱颖给干的双乳乱摇,淫水狂流。
  象伯「哈哈…给我干过的鸡迈其他人来干就没感觉了,我要干破妳的鸡迈,
干穿妳的子宫,萱颖妹妹。」象伯说的可不是闹着玩,他的鸡巴足足有萱颖的小
臂那么粗长,加上干的又快又用力,绝对能把萱颖的小鸡迈干的流汁喷汤、破皮
红肿,三天不能走路。
  萱颖「啊…啊…干到人家的花心了…啊…好舒服…啊…啊…干进人家的子宫
了…你的龟头…好会撞…好会撞…啊…啊…撞的人家…一阵酸软…啊……啊……
去了…」萱颖在沙发上被干的流汁喷汤,高潮一波波侵袭着。
  象伯「妳高潮了我还早呢,我要继续干,干到妳发狂,干到妳变成只会做爱
的机器,再把精液都射进妳的子宫,谁叫妳这么淫蕩,到处勾引男人,你这只母
狗。」象伯发狂似的抓住萱颖的腰肢,固定住不让她逃走,腰部猛力撞击,双方
生殖器的嫩肉不停的摩擦,不停的寻求快感,龟头的肉冠也不停的刮弄着萱颖的
阴道壁,只要有淫水分泌,肉冠马上把淫水刮出来,在萱颖的屁股间形成小水洼

  空气中只有三种声音,肉体撞击的啪啪声、象伯勇猛粗重的呼吸声以及萱颖
被干爽的淫叫声。
  萱颖「啊…啊…不要…不要再干了…啊…我又高潮啦…啊…啊…喷啦…我不
能思考了…子宫…阴道…啊啊…好热…好爽…坏掉啦…天那…我会坏掉…啊…爽
死啦…啊…啊……」
  象伯「我要射啦…我要把…子孙…都射进妳的子宫…準备高潮吧…準备怀孕
吧…贱货…母狗…」象伯下身的活塞运动开始加速,每一下都干到最里面,龟头
侵入了子宫在子宫内刮弄着,忽然看到象伯用尽最后的力气挺进,整根鸡巴都干
进萱颖身体,龟头嵌在萱颖的子宫开始喷洒着精液,股间的两个卵袋也用尽力气
收缩。
  萱颖「啊…啊…好麻…好热…啊…啊…去了…去了…不行射进来……啊…啊
啊…那么浓厚的…精液…啊啊…一定会怀孕…啊…不行…不行啊…被中出了…啊
…啊…爽翻了…」萱颖子宫大开迎接着不知道第几次的高潮、受孕。
  装睡到这里想说淫棍阿伯要结束了,没想到陈伯跟财叔撸着鸡巴往萱颖的方
向走来。看到这我已经很累了,不用装了,直接睡吧。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