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女公务员的沉沦 第38章

女公务员的沉沦 第38章

时间:2018-02-06 车子很快开出市区,转上单行的高速路,因为时间还早,车道上还没有太多的车。
  风从车窗灌进来,带着清新的气息,郊外的景致令人心旷神怡,路边的花草树木正迎着明媚的阳光,一切好像都在迎接新的一天。
  韩冰虹望着车外倒退的景物越来越心焦,她预感到身边这个坏男人又在玩什么把戏。
  「还是直接送我过去吧,迟到了不好,我还有事情要会院里的领导说……」韩冰虹道。
  「想不想见你的宝贝儿子啊?」男人没有理会她的请求。
  「你说什么?」韩冰虹惊讶地问。
  「没什么,这个月你多请几天假,我陪你一起过去,多呆上几天,注意保持好心情,这样对胎儿有好处,知道吗……」男人说着把一只手放到她的大腿上抚摸。
  出乎韩冰虹的意料,这个男人也有体贴的一面。
  韩冰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微微隆起的肚子,不知说什么,眼看着事情一步步发展到现在这种境地,她无能为力,好像从来没有抗拒过,难道自己真的那么懦弱吗?这是一直以来刚直不阿的韩冰虹吗?
  简直不可思议!
  但一切又是那么真实地摆在眼前,韩冰虹有时真的感到很迷惘。
  把这一切归结给命运的安排吧!
  或许这样心里会好过一点……
  只要能在人前保住面子,继续在荣耀的光环下成就人生的梦想,让亮亮平安地长大,就够了……
  她是这么想的。
  也许这样的想法很自私,也许这不是出于内心的行为,但人在世上,谁又能保证所有的事是凭着良心去做的呢……
  这也许就是人生的无奈吧……
  「啊……可耻!……为什么有这种想法……」
  她感到自己在褪变,沉沦……
  身边的景物像往事飞快地掠过,韩冰虹在为自己找寻借口。
  「什么才是正确的人生呢?」
  自己不是一直争取做个正直高尚的人吗,坚持原则,秉公执法,洁身自好,廉政奉公,但最后又如何呢……
  「呵……说什么人生观,世界观……一切都是骗自己骗别人!这个世界有谁能真正面对所谓的道德法则!」
  想一想吧,那些站在受审席上的贪官污吏,事发前哪一个不是被歌功颂德的人民公僕,事实上这些冠冕堂皇的人,是这个社会里最腐朽的毒瘤,他们的心里遵循什么样的道德準则呢?
  「呵……谁能明辩是非,谁能独善其身,谁能做一生的智者?」
  「人,谁没有灵魂深处自私和懦弱的一面?」
  这一刻,韩冰虹好像明白了当年高洁所面临的处境,要在家庭事业,亲情爱情,世俗眼光,伦理道德中作出取捨,是谈何容易的事情,尢其对一个女人。
  也许是作为女人最致命的弱点让她走到了今天的地步。
  对传统道德观念的破坏是一种冒险,一但突破原有的束缚,就会变得放蕩自流……
  在经历心底中矛盾与理性的无数次浮沉与争斗,高尚的女法官走向肉体与心灵双重沉沦……
  男人当然不会知道身边的女法官在经历複杂的心路荆棘,他只是在期待一个激动人心的场面。
  车子风一样驶过笔直的公路,沿路婍旎的风光令人迷醉。
  但韩冰虹开始不安地骚动起来,身体不时扭动着企图压抑体内的变化,但焦虑的神情却无法掩饰。
  「停一下……我想……」韩冰虹终于忍不住了。
  「怎么……」男人不怀好意地看了她一眼,脸上掠过一丝狡笑。
  「原来……」韩冰虹突然明白了赖文昌刚才往自己屁股里做了手脚。
  「憋不住了吧……嘿嘿……」赖文昌把着方向盘得意地笑道。
  「快放我下去……要出来了……」体内的变化突然加剧,肚子里翻江倒海一般,一股强大的洪流压抑在屁股里,随时有激喷而出的可能。
  「要做什么啊……清楚说出来……」男人再次玩起他的把戏。
  「你……啊……真不不行了……快停车……」韩冰虹紧皱双眉,紧张地挪动着闷骚的大屁股,额上已冒出汗珠。
  药力的功效让赖文昌感到意外,这种浣肠胶囊是从日本进口的,虽然个体不大,但药力相当威猛。
  「说啊……想做什么呢……在我面前还害什么羞……」赖文昌在迫女法官摧毁自己的尊严。
  「……我……我要……啊……让我下去……我要大便……」韩冰虹已经不能再忍了,坐立不安地哀求着,双手胡乱地摸着大腿。
  「嘿嘿……这种地方可没有厕所,把屁股伸出窗口外拉吧……」男人笑道。
  「不……不可以……」这样的事实在是太丢人了。
  车已开出市区,两边是路障和高高的防护带,只有丛生的野草。
  「你不会想下车,在路边撒吧……」男人扭头看窘逼至极的女法官。
  「啊,丢人…光天化日之下……要是有车经过……让人看到就羞死了……」
  韩冰虹焦急万分,前后顾盼着车前车后。
  屁股里的压力越来越强,一些液体好像已经渗出来了,韩冰虹再也顾不了许多,只见她一下把套裙脱到腿弯,扒下内裤,身体背向车窗,弯着腰,跪在坐椅上,回头看準了车窗,把屁股伸出车外。
  「啊……」美丽的大法官闭上眼睛,藉着体内的压力,一股黄褐色的浊流从她雪白的大屁股激射而出,在空中画出一道彩虹。
  激喷过后是一条条软化的黄金簌簌而落,洒了一路。
  「感觉怎么样?很刺激吧……」男人坏笑着说。
  韩冰虹皱着鼻子,用卫生纸仔细地擦着屁股,没有理会赖文昌的说话。
  这个男人真是极之可恶,竟想出这样的法子。
  「你的内裤好像沾有髒东西啊,脱下来给我……」赖文昌瞥了一眼女法官。
  排泄后身体一下子放鬆了许多,韩冰虹靠坐在真皮椅上兀自喘气。
  赖文昌看了一眼前方,没有什么车,便伸手把女法官的内裤扯了下来。
  「嗯……真的不能再穿了……」说完一下扔出车外。
  「不要……」韩冰虹发觉时那条浅黄的三角裤已飞到车后。
  「天啊,这个样子怎么去开会啊……」韩冰虹埋怨。
  「嘿嘿…不穿内裤有什么新奇的……凉爽兼方便,你不说没人知道的……」男人笑道。
  韩冰虹看了看表已经八点四十五分了。
  车子绕了一大圈转回市内,一路无阻,八点五十五分赶到省大礼堂。
  省大礼堂气势宏伟,是政府部门召开重要会议的场所,很多重大的文艺演出也会在这里举行。二十级的长阶前是一个大广场,这时已停满了各种小车,都是前来参加会议的各级政法部门的,广场里也站满了穿着各种制服的司法人员,有很多是从其它地市赶过来的。
  省委和省政府对通海国投大案的成功于以高度评价,特别召开这次政法系统的表彰大会,因为这是一个具有戏时代意义的案件,可以说是中国法制史上的一个里程碑,也是中国走向市场经济的一个里程碑。